前言:

我之前记录过《童年回忆:人生中三次咳嗽到睡不着的经历(回忆从小的看病经历)》大概是讲我扁桃体增生,上一次咳嗽要死的时候,说已经是有化脓点。西医觉得:切了吧!中医觉得:建议还是留的有个呼吸道“守门的”!(上个月去做皮肤上诊断时候,找的省中医院医生,这个中医也建议还是切了吧。)我问了周围朋友,都有小时候切扁桃体的经历。我家从小信中医基本上不信西医。可能有些毛病就是被中医耽误了。

一、起因

就因为这个喉咙上的毛病一直拖到了30岁。我在大概八九年前,大概21岁左右的时候那时候刚刚到第一家公司工作。我记得应该是一次12月左右,好像那年冬天晚上还下小雪?公司好像年底组织去吃饭,一吃火锅;二喝白酒;三天冷;三层BUFF叠满了,就导致我喉咙又开始疼了。那一次好像是没有达到咳嗽到死去活来的程度。依然是采取中药几大包喝下去,倒是不咳嗽了。但是后来过了一段时间,我就发现我下巴上有一个小硬块。(当时是非常非常小的一个硬点,可能四分之一颗米大小?)我也没当回事,主要也不敢和爸妈说怕他们担心,就没管它了任其发展。

过好久,我已经不记得是几年。是有一天我爸发现我下巴会异常凸起。这时候应该是差不多是一颗米粒大小,下嘴巴稍微一动就会明显发现凸起。就拖我去医院找医生检查,但当时只是简单的摸一摸,诊断不记得是什么结果,只是说注意观察如果有长大再到医院检查。

 

二、生长

检查出来其实也没太当回事,就这样又任其发展好几年时间。在这之间喉咙的毛病又大大小小发展过几次。也从米粒大小慢慢的生长中。其实时间长了,再加上是在皮下,可能因为习以为常的原因,就觉得其实也没有长多大吧?

到了今年30岁了,又经过五年左右时间吧?下巴上的瘤子大小已经长到大概两三厘米大小,可能就十几颗米捏在一起大小吧。觉得不能再任其发展了,10月底20号左右决定去医院检查看看。

 

三、漫长的问诊之旅

10月20号左右决定去医院找医生开刀摘除。但是真到了医院的时候,应该挂什么科室?我们是一脸懵逼的,在大厅问询台小护士也非常为难,让到耳鼻喉科(头颈科)看看问问医生是不是应该这个科室看病再下来挂号。(⊙o⊙)…这里就失误了,到了耳鼻喉科找不到医生,就找了一个应该是普通门诊值班医生咨询应该怎么办?好家伙这孙子说要去拍片子B超彩超?但是郊区分院没有这个设备,要到城里的总院才能拍这个片子。(这么大个医院,盖好这么多少年了,B超都没有?当时是怀疑了,但是没多嘴再问问小护士,就傻傻的信了。)

又过了几天,在城里总院挂号到了时间就去检查。然后片子说可能是血管瘤也可能是脂肪瘤。找医生咨询说要手术可能要住院,我一听就慌了我不想浪费时间住院啊,开始打退堂鼓了。城里总院耳鼻喉科医生是说,在城里做可以,如果你们要到分院做,去分院挂耳鼻喉科或者整形科就可以了。哦好谢谢医生,我们就出来了。

当时出来距离中午还有很多时间,就被拖着又到省中医院皮肤科看鼻子额头上的小包包。然后又五百块果酸涂脸,一两百的中药+擦拭的药。第一次总共700多,擦了一个星期中药吃完,又去第二次又是五百块的X酸涂脸+100多元中药房+擦脸药水。总共600多元。我擦!!!!!!!

这是个小插曲就插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时间。到了12月15日回到郊区来到分院,还是纠结是整形还是耳鼻喉科?最后决定还是挂耳鼻喉科,好家伙进去一问,额?你们怎么拍片子要到总院?我们才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一说。耳鼻喉科主任很生气的样子说,怎么可能分院有这些设备啊,哪个让你们去总院的名字叫什么?非常尴尬的是,我确实是看了一眼那个孙子的名牌但是没记住名字。没想到这王八蛋就坑了我。后来这个耳鼻喉科主任说你这个手术应该去口腔科或者整形科啊。最后解释前面发生的过程,她打电话给分院的整形科医生。问了以后确认可以转给整形科。(看样子是经常这么做了。)让我们周四早上去住院部8楼耳鼻喉科找XXXX主任。额好谢谢。

 

四、处于“量子态的整形科医生”

时间到了周四16号,早早的就到医院住院部8楼耳鼻喉科住院部,问了才知道那个手术室门就是整形科的在使用。我们就坐在门口坐着漫无目的等待。等以后问好多人,每个人说的结果都是不同的。一开始我们以为医生是不是在城里?要坐班车到郊区?但是到九十点钟左右怎么还没来?就问了半天就又到六楼整形科的办公室问,都说的不同地点,甚至我怀疑这个医生今天到底在不在郊区分院啊?

时间到了中午12点左右,手术室实习医生让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上来等。好吧在医院18元吃了两碗猪食。(妈的猪食都比它味道丰富。清汤寡水的面,所谓的焖肉全是肥肉+香菇角,淡盐无味,那个装“汤”的桶,桶壁上粘着奇怪的“带子”)

吃完以后上楼终于得知,处于“量子态的整形科医生”终于就在里面做手术了。又等了好久终于等到这个医生了。

 

五、处于“量子态的整形科医生”其实是熊猫眼整形科医生

因为在手机上挂号的时候,是能看到每个医生证件照。穿着白大褂,带个眼镜像平时广告里那些整形医院的样子。但实际上看到这个医生,右眼有淤青,从头顶延伸到额头有一指宽的疤痕。我擦这医生撞门上了?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就仔细听他说什么?

摸摸下巴的瘤子,他当时的判断是说这个质地不像是血管瘤,不是什么大手术,不用住院门诊直接划完就可以了。就安排助手实习医生去开单子做术前检查,(⊙o⊙)…安心了不少!悬着的心其实落下了。就开开心心的做术前检查,还对术前检查的项目开启了玩笑。

 

六、术前检查,查梅毒,查艾滋病HIV。

拿到手看到检查项目以后。我是有点懵逼,除了平时血常规等乱七八糟检查,还有甲乙丙肝检查。额这个能理解。要做核酸检测,(⊙o⊙)…医生解释说你不做核酸手术室都进不去。哦,然后看到梅毒检测,看到HIV检测就有点懵逼了。

因为以前就就好奇HIV,我也自我安慰就做体检检查了,看看我有没有新冠肺炎,看看我有没有艾滋病,看看我有没有梅毒?

在检查新冠肺炎的时候,插入鼻孔那一下确实好痛,眼泪都给我插出来了。其他的血液检测是直接抽了好几管血做检测,结果都正常,只是有一些高了一点点。

 

七、本以为简单的手术,没想到回家后血滴答滴答的不停的流!!!

到了今天12月21日是约定的手术时间,我之前说上周宽慰我说不是血管瘤,说是小手术不会有多大问题。所以我其实没怎么紧张,因为说打了麻药以后你什么感觉都没有的。早上去到同样的住院部8楼手术室,等了下知道要下楼整形科开手术用的麻醉剂药水的缴费单。总共1700元左右!倒吸一小口气,只能硬着头皮缴费吧。

上去继续傻坐着等到了11点40左右才正式躺到手术室,打了麻药以后确实没感觉,就像下巴上开了“金钟罩”我是听见有动刀动剪刀的声音,但是我没感觉。一开始以为是缝针,后来才听明白应该是剪刀在剪什么的声音,后来就听到缝针拉线的声音。然后就结束了。就给我贴了一个很小的创可贴就让我出来了。

此时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也没交代我术后要等多少时间再吃东西,也没说什么就说可以了。就以为没问题了,就下楼医院门诊先去送病理检查然后得知要下午1:30才接受。只好又去吃猪食。8元两个荞麦饼+一小碗小米粥。然后吃完就交了瘤子,又去咨询下医生应该怎么擦氯化钠,得知最好明天亲自来一趟之后就可以自己擦了。哦好吧!!

大概两点左右吧?我爸爸开车来接我回去。此时我还去开车,一路上都带着口罩,下地库停好汽车以后,回家摘口罩的时候我就发现口罩黏住下巴,我还以为是不是创可贴粘黏住了?低头一看,口罩底部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!我草!!!!!赶快让我爸又去药店买创可贴,此时看已经是干了,以为是小问题吧。我就在家等,我还忙了下自己的事情。

等我忙完准备擦一下伤口的时候,发现外衣,毛衣上都是血,已经被鲜血染红了,血还在滴答滴答的不停的流,我草慌张了,这可不是一两个创可贴就能搞定的啊!!只好赶快随便抓点纸压住,赶快开车再去医院。我此时还以为只是让医生帮我清理下伤口就好了。

我就衣服也没换,我爸开车送我到医院,先到住院部6楼找早上开手术单的那个医生,没人在办公室,只有两个其他科实习生,一路上没有任何人问问我。其中一个实习生指了指电脑上有个电话号码,让我自己打电话问,接电话是个小姑娘,我说早上做的手术,满脸问号的回应!说她问问看等了几分钟回复电话说让我再上8楼。

到了8楼以后,先是实习医生看了几眼,看血还在滴答滴答,叫中午给我动刀的那个出来,还是让进手术室继续躺着拆开放血,说有个血凝块还是什么的没听明白。这次躺上去是属于突发,所以没有打麻药直接就开始拆,因为下午回去是因为麻药还没过完所以我没感觉。随着下午的拆线慢慢的就开始感觉到疼痛了。再加上用力按压就更加疼了。大概又是过二十多分钟吧?终于是再次封针,听他的意思是说这次是皮下血管也缝针?还用纱布围着头框柱下巴。

 

八、结语

1、我是觉得这个整形科的医生是“轻敌”了。导致中午做的时候没弄好,也没有缝合的好,出来以后就给一个小创可贴就完事了。那个创可贴才出手术室就掉,实习医生又赶快换了一个。也没有起到提醒患者术后注意事项的义务。虽然他下午说和我中午才做完就去吃饼喝稀饭,动作大了没有关系!那如果没关系就能反向证明是你中午没做完美是你“轻敌”了。

在下午做的时候,我听见他说过一句,这个样子就说明是血管瘤了。(⊙o⊙)…我叼你妈比的,之前随便摸一摸说不是的!

 

2、中午第一次做手术前,我刚刚躺下,此时已经被布盖住了。好像已经打了麻醉了。主刀医生来问一句:你是不是30了?我回答:嗯。医生:你怎么30岁了还要你妈陪你来?你是不是妈宝?我咬牙:不是!然后就做手术。结束以后,已经在下手术床,主刀医生又来问一句:你有没有结婚了?我回答没有。医生自言自语:哦,那确实是个妈宝。我懒得理他了。自己就出去了!!!

我承认确实是有点丢人了。30岁还要爹妈陪着来做手术。嗯你确实说的有道理。

并且我也确信,主刀医生的熊猫眼和头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了?像他这样和病人聊天,没被人捅死应该感谢国家社会治安好了。

 

3、旁边的实习生,在手术室打喷嚏,然后我就感觉我手上有飞沫滴上去的感觉。(可能心理作用?)

 

4、下午第二次手术快结束了吧,可能就感觉没那么紧张的时候,旁边的实习生就是打喷嚏的那个,开始在手术室里聊起医院的其他领导的八卦。涉及贪腐问题。直接说XXX拿医院三四万,另外一个实习生和开刀的医生异口同声说,你听谁说的。那个喷嚏男被问懵逼了。可以的手术里聊八卦可以的。还好我只是个普通人,我要是点什么隐藏人物的孙子儿子,你这个医院怕是就没了。

 

写到一半的时候,到晚上吃饭了。(⊙o⊙)…又是痛苦啊。因为头上裹着一圈绷带用力勒住下巴。所以导致我嘴巴是张不开,本来想吃的小米粥加鸡蛋,塞不进啊,嘴巴开大一点就下巴疼,我就生怕伤口又裂开。我爸出了个主意买葡萄糖回来冲水喝,好吧,我现在这个情况只好喝点葡萄糖了。喝了两碗觉得还是不够,看见还要半碗蒸鸡蛋,我就捣碎,努力靠着加水吞了好几口蒸鸡蛋碎渣,后来伤口又疼,最终放弃了。

坐在饭桌面前,此时此刻此情此景,让我想起还在上学的时候。有一次去网吧,忙着回家,因为自行车刹车不灵(几乎等于0),在急转弯处倒地,来了一个狗吭屎门牙就掉了四分之三。《童年回忆:那些年我去过的网吧》那次回去晚上是吃米线,门牙刚刚磕掉,疼的要死,家里晚饭干好煮小锅米线(特别特别烫的一种米线做法。)平时很短就搞定的大腕米线,我估计吃了一个多小时。后来很多年以后才去牙科1500多元补了半截门牙。

现在下巴,一会儿疼,一会儿又不疼的。还好下巴垫的非常厚的纱布没有看到渗血的迹象,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?希望这个事情到一段落,明天去拆纱布绷带能让我大口大口的吞咽小米粥和喝水了。还有本周四的病例检测结果。最好告诉我是良性!Thanks♪(・ω・)ノ!

 

 

 

 

现在这个社会啊,太难了!

看病要先把自己自学成专家。要不然你不清楚的话,就连挂什么科室看病都会走很大一截弯路。看病还要把自己幸运属性点满,运气不好像我这样遇到庸医就无奈了。B超拍片说疑似血管瘤或者脂肪瘤,总院耳鼻喉科判断是血管瘤,分院耳鼻喉科判断血管瘤,就连他整形科的实习生都觉得是血管瘤。好家伙你个主任张口就说不像是血管瘤,还TM质地手感不像。

买个东西都要把自己变成专家,比如买个手机买个电脑。要不然花了七八千上万买来的电脑,其实只值两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