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说过外婆去世了,然后紧接着就是去殡仪馆火化。然后上个星期天是下葬的日子。到此我妈总算是解脱了。禁锢了10年的枷锁总算是解开一半了。之所以说是解开一半,另外一半是我妈还有个姐姐。那个欺行霸市蛮横无理的姐姐。 2016年12月18日下葬,昨天是扶丧。听老人说这个事情应该是家里的男人去做的。我那个姨妈好像也跟着迫不及待的去。去完...